您的位置::双钟新闻网 >财经> 名汇娱乐,20年无证经营,却拒绝迪士尼两次,···小店老板不要太嘚瑟

名汇娱乐,20年无证经营,却拒绝迪士尼两次,···小店老板不要太嘚瑟

名汇娱乐,20年无证经营,却拒绝迪士尼两次,···小店老板不要太嘚瑟

名汇娱乐,一个城市的缩影,一口家里的味道。

耳光馄饨

夜微凉,意正浓。

凉风簌簌,一地梧桐。

六点钟刚过。

男人女人们,就从繁华的新天地匆匆走出来,一下拐进路灯昏黄的肇周路。

“走!阿拉带侬去次,耳光馄饨!”

话音未落,奔驰宝马法拉利来了,老坦克电瓶车来了,上海小囡来了,阿姨爷叔来了···

大家一股脑儿,拥进这个狭小的临街铺子。

老板娘大勺一挥,就点燃了整个肇周路的烟火。

22年前,钱老板夫妇和家人从无锡来到上海。男人们做装修队,老板娘潘国仙除了烧饭,不愿闲着,带着剩下的家眷们开始包馄饨卖馄饨。

一开始只是“试营业”,没店名、没招牌、也没正经申请执照。

却因为“实在太好吃了”,没人忍心举报。

在魔都夜生活刚刚兴起的,上世纪90年代,误打误撞闯进了“黑暗料理界”。

“好吃到打耳光都不放手!”热心的食客们帮老板,想了一个彪悍的店名。

“耳光馄饨”,从此成了夜宵界的扛把子。

始于寂寞,终于情怀,这碗馄饨不一般。

20多年,卖出去的馄饨,个个都是现包的,而且只卖荠菜馅。

“荠菜都是一株株挑过的,老得那都不能要。”

“馄饨里的荠菜要切得细细的,和小青菜的比例2:1,做馅的猪肉,肥瘦相间刚刚好。”

“面皮要用鸡蛋、色拉油特制,才能煮出大家喜欢的有嚼劲和略带清甜的口感。”

潘阿姨不是上海人本地人,却凭着几十年的琢磨改进,做出了上海人最钟爱的老口味。

颗颗饱满的馄饨,鼓着大肚子下了锅。

沸水里几番滚腾之后,一个个热烈欢实。

煮好的馄饨一出锅,就被潘阿姨用饭勺,一只只麻利地挑进碗里。

淋上特制的花生酱,甜中带香,不稀不稠,刚好“挂”住馄饨的“耳朵”。

“加点辣肉!”

“侬晓得吃~~”

最后点睛的辣肉浇头,原本是潘阿姨自创吃法,却无意间成了上海最好吃的,仅此一家的“冷馄饨”。

裹着辣油的油花,面皮幼滑弹牙,荠菜鲜香、肉馅紧实,一口下去汁水四溢,入口、入胃、入心。

即便在冬天,也有许多人裹着大衣,在露天的座位上,吃上一碗冷馄饨。

不为别的,只想在最难将息的夜里,安放自己无处安置的心。

鹿晗偷偷跑来吃,被粉丝们抓个正着。

胡歌发微博亲自为它代言:上海最好次的馄饨!

闫妮爱吃,韩红爱吃,陈奕迅特意从香港跑来吃···

走遍全球无同款,刷遍大半娱乐圈。

爱豆们疯了,潘阿姨却很淡定。

没时间跟明星们合影,“客人都等着呢,阿拉还要做馄饨。”

一个晚上,2000多个馄饨。一天工作15、16个小时,潘阿姨曾因腰间盘突出,卧病在床半个月。

“忙色特勒,从来么休息辰光额。”

一想起那些食客,潘阿姨的手就停不下来。

潘阿姨的儿子看在眼里,疼在心里。他决定继承起这份家业,还自创了炸猪排。

小锤子精心“按摩”,裹上鸡蛋清和面糠,仔细下锅油炸,

最后一定要蘸上——“泰康黄牌”的辣酱油。

地地道道的上海味,念念不忘的老味道。

三五好友,一份冷馄饨,汤馄饨,再来一份辣肉和炸猪排,一时间成了上海人公认的,最嗲的吃法。

这个隐匿于繁华角落,市井弄堂里的小店子,也成了每一个客人,最窝心的家。

有人开着几百万的豪车吃完馄饨,把几百万现金堆在钱老板面前说要合作,不为所动。

迪士尼先后两次上门邀请“耳光”加入游乐园的餐单。同样一碗馄饨,隔开20多公里,价格要翻了差不多5倍,拒绝。

“这是我做了22年,一勺一瓢的心血,哪能为点钱,就随便给人了?”老板的口气,像阿爸姆妈舍不得嫁女儿。

直到一个告示的出现,让前来觅食的食客们,一下子慌了神:“肇周路要拆了!”

再然后,肇周路在搬家公司大卡车,刺耳的发动机声中,一点点被掏空。

白天不懂夜的黑,肇周路的夜却懂吃的心。

多少个夜幕降临,多少个午夜时分,多少个拂晓黎明···

刚加完班的“加班狗”,打完通宵麻将的爷叔,晚归的旅人、漂泊的浪子··

这条百米长的巷子,用一道道热气氤氲的食物,抚慰着一个个疲惫的灵魂。

“耳光馄饨真要没了?!”气氛紧张起来,大家想起了之前风口浪尖的阿大葱油饼。偌大个城市,竟容不下这些隐于江湖的小巷美味吗?

再去肇周路,耳光馄饨的门面房锁着,店堂里却留了一盏灯。

微光在暗夜里照亮了一块告示牌,手绘地图指引着一个方向。

老食客们这才长舒了一口气:耳光馄饨还在,只是搬了新家,黄家阙路109号。

冷馄饨、汤馄饨、炸猪排···

一切都是原来的配方,一切还是原来的味道。

店里也终于挂上了老板夫妇“梦寐以求”多年的营业执照和卫生许可证。

潘阿姨本应开心了。可她还有心事放不下:我们从肇周路搬走那天,有个老邻居眼泪汪汪的。现在他一个人住在那么远的地方,想吃碗馄饨还要坐半天车···”

葱油饼阿大回来了,耳光馄饨回来了,

可没回来的那些呢?一条条人间生气的夜市,消失在一个个黯淡夜色里。

一座城市,如果连给予深夜饥饿的灵魂,温暖平价的安抚都不愿,要怎么值得我们用力去爱?

图片源自觅食记、海派真生活、

cnn路人甲10s以及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

如有商务与广告合作请私信

免责声明:

凡注明为其他媒体来源的信息,均为转载自其他媒体,转载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,也不代表本网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,请即与双钟新闻网联系,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。

s